nine_默默看着

信笺

一句话总结,白开水文。
如果你很渴,有没有什么好喝的东西,那么这杯白开水请不要客气(,,•́ . •̀,,)
总之就是黑三角啦,大家都是普通人,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
应该会ooc,嗯(⊙_⊙),更文也会慢,嗯,he,be
定,嗯,就酱。


这是一座小小的城市,居民不算多,离大城市也有一段距离,但是环境却很不错,所以不少退休了的人都会搬到这里来颐养天年。
老人嘛,都喜欢用古老的方式彼此联系,所以尽管在通信技术如此发达的现在,也有不少人通过写信的方式互相联系。每天都会有不少信笺被送到这个小城镇,然后由一个邮递员骑着车子去把这一封封包含着深情的纸张送到那些期待着它的人手里。
如你所见,我叫王耀,是一名邮递员,生活在这个宁静的小城市,过着日复一日挨家挨户送信的生活。日子很平淡,但我却很喜欢这样,衣食不愁,身体健康,哦,上帝,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满足的呢?
我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里,我们一家几乎是看着这个地方慢慢从小山村变成了一处世外桃源。我做邮递员的原因也很简单,我的祖父,我的父亲就是做这个的,到了我这里,自然而然的就接过了家业。这个工作赚的不多,一开始我也有抱怨,年轻嘛,都会有想去闯荡的想法,只是当我看到我老去的父母亲坐在院子里依偎着开心的聊天时,当我看到自己在大雨天仔细保护的信笺送到时,收信人那感激的表情,我就明白了。
父母亲不会走,而我,也不会再走了。
今天一如既往地取了十几封信,我骑着去年新买的单车,悠悠闲闲的在这座小城里绕着。昨晚下了小雨,路边那些大丽花华丽的花瓣上沾着晶莹的水珠,在清晨的阳光下格外好看,几个上学的孩子一路跑跑闹闹,笑声夹杂着花香让人心情愉悦。
就是这么一个美好,但又与平常没什么太大区别的日子,我挨家挨户的把信送过去,实际上经常有信的也就那么几家,大概是交了笔友。我心情很好的吹起了口哨,想着今天可能不用半天就能把事情做完,然后回家去,好好照料一下院子里的那些菜,但是今天似乎又有了不同。
我拿起车篮里最后一封孤零零的信,我从来没有去过的地址让我小小的惊讶了一下,大概是新搬来一户吧,这座小城也越变越大了呢。
虽然人有千种万种,但是会用信笺来交流的必定是一些内心温柔的。这是我们老王家三代邮差做出的总结,所以我对新客人的形象做了千万种猜想,漂亮的少女,和蔼的老人,温和的中年人,我骑着单车,在一声声清脆的车铃声中幻想着新顾客会用怎样温柔的方式来打开门迎接属于自己的信。
所以当我看到是一个高大的男人满脸阴沉的来开门时,心里面的幻想全部碎成了渣渣。
“请问有什么事吗?”或许是我太过长久的吃惊让对方等的有些烦恼,这个男人用他和身形完全不同的甜软的声音让我从震惊中回过了神。
“啊,先生,不好意思,这是你的信……”我微笑着用最友好的声音把信笺递给了他,他那双漂亮的紫罗兰色双眼和他的声音一样颇具攻击力,我让自己尽力的镇定下来。对方并没有露出我想象中的愉快表情,反而更加阴沉了,他看了我一眼,就好像是有刀子在我身上刮了一下,大中午的竟让我生生打了个寒战。
“谢谢。”干巴巴的说完这句话,那个高个子一把抽走了那封信,就毫不留情的把门摔上了,留下我一个人站在门口摸了摸鼻子,本来很好的心情马上就被这么个歇斯底里的人给破坏了。
真是一个奇怪的人,心情糟糕到这个地步吗?我骑上我的单车,回家的路上尽是在想这个男人,我记得,他叫什么来着?似乎是伊万-布拉金斯基?还是个俄/罗/斯人呢,在这么一个小城市会有外国人这实在是稀奇。
自此,伊万-布拉金斯基这个名字就深深的刻入了我的大脑。

之后的几个星期里,我又去他那里送了几封信,到现在已经是非常规律的一星期一封了,我注意了发信的地址,并不在本国,汉字写的歪歪扭扭,看样子是他家乡的亲人或者朋友在给他寄信。
只是我,一次都没有从他的脸上看到过高兴的表情,即使这几次他是笑着接待我的,但是那笑容实在假,不忍心戳破他,我只能尽快的放下信就马上离开。他一定是流离到这里的,我猜想,心里的内容恐怕也不美好,好几次我都在他家门口看到一堆堆的伏特加瓶子,这种高酒精度的饮品让我不由得开始担心他的胃和肝。
“所以你这是爱上他了?”
坐在我面前的金发美国人咬着汉堡,吐字不清晰的一句话却让我听的清清楚楚,顿时我刚喝进来的茶就喷到了他的胸口上。
“嘿!耀!你这样可不好!”
“明明是你的不对吧!你从哪里看出来我喜欢他的?!”
“Hero说的是爱!”
“那不是重点!”
“好吧好吧!”这个名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的美/国小伙子看着我瞪得圆溜溜的眼睛举起双手投降了,“你看你,就是给人家送了几封信,就这么关心他,你可没这样关心过hero呢!”
“你要是把钱还给我我会考虑关心关心你的!”我没好气的把这只大金毛从我的面前拍开。
阿尔是一个骑行爱好者,他来中/国留学时就四处周游,来到这个小城的时候从小山上摔了下来,也多亏那天我偶然送信路过那里,要不然他可能会成为第一个因为骨折和脑震荡死在这里的外国人,要知道那里平时根本没人过去。而且让我无语的是,这家伙身上除了那一身装备和几张卡以外,一分钱都没有,没办法,既然是我把人家送到医院的,我就认命的掏了医疗费,至今他都没把钱还我。
他毕业之后就有来到了这个小城,开了一家快餐店卖他那高热量的蓝蓝路,不过他这个人除了ky一点以外,倒是难得的讨人喜欢,再加上那一张鲜嫩的脸,不知道吸引了多少小姑娘每天来他的店里增肥。
那件事之后我和他的关系变得很好,每天送完信之后我也会来他的店里坐一会儿,聊聊天,他也很体贴的把绿茶添加到了菜单里,当然,我是绝对不会买单的。最近几天,我们的话题从之前的旅行心得跑到了我的俄/罗/斯新客人身上,毕竟我很少离开这个小城,每来一个新居民我都会好奇好多天,但是这一次似乎好奇的时间有些太过长了,以至于那个一直都愿意认认真真听我说话的小伙子抱怨连连,说我移情别恋。
移个屁情!我哭笑不得的又给了他一巴掌。
那家伙用无比夸张的声音表达自己的不满之情,这也不是第一次,他的反应惹得周围的顾客都哈哈直笑。
大家都认识他,毕竟那一头与众不同的黄毛摆在那里,也多亏了他,这家快餐店总是热乎的好像小酒馆一样,哦,当然,这里不提供酒精饮料。
“耀,告诉我,这几天有收到信吗?”闹够了之后,这家伙扑到我跟前神神叨叨的问,我一时愣了一下,随即叹出一口气:“收到了,怎么会收不到呢?那比你每天开张的时间都要规律。”我暗戳戳的讽刺这这个小伙子反复无常的作息时间,我记得有一次他居然为了所谓的流星雨把我从被窝里拖起来,两点!外面黑的就只能看见他那一副白牙了,结果那天还是阴天!
“你不讽刺我一下就那么难吗?我们的主题又被你带跑偏啦!”阿尔有些不开心了,他搂着我的脖子,使劲的勒着我,当然没有认真。“嘿,阿尔,我也是习惯了么,放开我吧,我确实收到了那些信,和往常一样嘛,我真想把这个人找出来,但是这样当个无话不说的笔友不是也很不错嘛?”
这是一件很神奇的事,身为邮递员的我,每天早上都能从一堆信里找到属于我的那一封,这是从很久以前就开始的,久到我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了。一开始还很好奇,但是渐渐的我也就习惯了,甚至开始期待每一天的来信。信的内容很简单,无非是一些日常的问候还有一些表达自己心情的话,和日常聊天差不了多少。这样不间断的来信让我很是感动,心想着就这么一直下去,等着那个神秘人自己出现在我的面前。
对面没了动静,我抬起头看见阿尔一脸笑意的看着我,刚想开口和他开个什么玩笑打个哈哈,一个人的到访打断了这一切。
实际上现在已经接近晚上了,这个小城很少有人喜欢在这里吃完饭,所以不得不说这个外国人在各种方面上都是与众不同。
“你好,请帮我拿一份套餐,加量,谢谢。”甜软的声音顿时吸引了在场的所有人,这个俄罗/斯男人很少出现在公共场合,所以几乎没什么人认识他,里前台不远的一桌姑娘都已经开始讨论这个高大英俊的男人了。
不过大多数吸引雌性的雄性都不会互相喜欢的,这似乎是一个定理,阿尔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我,一扭头就跑到厨房去了。
他心情不好表现得太过直白了,那个俄/罗斯人挠了挠脸颊,一脸疑惑的问我:“我做错了什么吗?”
“不,你什么都没有做错。”我一点都不惊讶他会和我搭话,毕竟送过几次信,他也该认识我,“大概只是单纯的男人的自尊吧。”
“诶嘿,是这样吗,那我还真是来错地方了呢,邮递员先生。”他笑了,坐到了我的旁边。“王耀,我叫王耀,布拉金斯基先生,很抱歉我看了你的信的封面。”“没什么,在这里还能有人认识我这让我感到很愉快的,小耀~”
我皱了皱眉头,心想这些外国人都喜欢这么亲昵的称呼别人,倒是让我这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人不好意思了。
他那双紫水晶一样的眼睛就那样看着我,流光闪烁着就好像满含泪水,但我清楚,这个人天生就是这么一副惹人怜爱的。他坐的离我有些近,我可以清楚的闻到他身上独特的仿佛是从西伯利亚带来的冷风的气味,这让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就在我有些坐立不安的时候,阿尔终于出来了,他端着大大的餐盘,毫不客气的扔到了伊万的脸跟前,发出了很大的响声,随后干脆挤到了我两中间,用自己丰满的身体挡住了我和伊万的视线。
“耀,邮局什么时候放假?”
“现在才几月?再说了就算放假又和你有什么关系?”
“出去旅行啊!你答应过hero的吧!Hero都开始规划路线了!”
我看着他几乎是把脸都挤到我脸上来了,伸手推开之后,我也是想不起来什么时候答应过他。
“呵。”坐在另一边的俄/罗/斯人似乎是被这个美/国小伙逗乐了,又或许他只是单纯的不爽阿尔,想和他干架。
“你这模样就像一条没人要的黄毛狗一样,美国佬。”
“Hero可是世界的hero,无时无刻不被需要,谁会像你这头北极熊,从早到晚都孤零零一个!”
阿尔是个ky,这句话一说出来我就知道要坏事,赶忙想劝一下,但是看到伊万依旧是笑的甜美,黑色气场已经蔓延到半空中的时候,我怂了。
“美国先生,你想不想体会一下被水管抽出脑浆的感受呢~”
“那就no,thank you了!”

真是两个闹腾的家伙,才见面就对不上。我叹了口气,把自己已经凉了的剩余茶水喝掉,伊万已经走了,而阿尔也打了烊,呲牙咧嘴的坐在我傍边揉着脑袋上的那个包。战斗民族果然名不虚传,初次对决美/国人完败。
“耀!那家伙太暴力了!你得离他远一点啊!”
“是吗?他可没有打过我,而且我觉得,他应该离你远一点。”我指了指因为闹剧伊万根本没吃几口的套餐,“那家伙的饮食本来就不规律。”
“你看你就知道关心他!hero比较惨的吧!”
我沉默了。
确实是因为伊万是一个新客人我会多关注一点,但是只是如此吗?我想起了他那一对漂亮的眼睛,目光好像能把人吸进去一样,心头不由得颤抖起来。
我对他感兴趣,我对伊万-布拉金斯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

开头铺垫好了,接下来就是正题,感谢看到这里的你(ฅ>ω<*ฅ)
有错别字的话请指出来(估计不少←_←)

评论
热度(1)

nine_默默看着

爱生活爱搞基,让我们快乐的期盼一个美好的真爱世界吧~~

© nine_默默看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