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ne_默默看着

信笺(二)

依旧是白开水文,嘛,多角度第一人称什么的,不是很高逼格嘛~

☼+:;;;;:+☼+:;;;;:+☼+:;;;;:+☼+:;;;;:+☼+:;;;;:+☼+:;;;;:+

我叫伊万-布拉金斯基,是一个纯正的俄/罗/斯人,在我27岁以前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有一天我会离开俄/罗/斯到国外去生活,但这似乎确确实实的发生在了我的身上。
    我本来拥有一个富有的家庭,在莫斯科不会有人没有听说过布拉金斯基家,这个靠卖天然气发家致富的家族,当然现在也不会有人不知道,只是变成了,因为国际形式破产的布拉金斯基家罢了。
因为负债的问题,我的姐姐被迫嫁给了一个六十多岁的暴发户,而作为继承人的我,在父亲突发心脏病以后也不得不挑起担子来,只可惜这个担子实在太重,在坚持了一年之后,我终于逃走了,逃到了这个中/国的小地方,直到我的家人争取到更长的还债时间以及重整旗鼓的资本之前都不会回去了。
背井离乡让我感到无比的烦闷,即使这里很温暖,很符合我的理想,我也没有办法忘记在俄/罗/斯受到的屈辱,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回去,哪怕这会给我带来更加承重的负担。
心疼我的姐妹很明白我的想法,她们安慰我,让我耐心等待,但是为了不被捕捉信号,她们甚至只能用书信来传达对我的关怀!
那一张纸简直就是嘲讽!
我的心情愈加的恶劣,躲在这么个穷乡僻壤;,只能等着的感觉就好像有一层布把我整个人都裹了起来。
啊,值得一提的,是那个送信的男生,在我来中/国之前,甚至来到这里之后我都不敢相信会有男人长得比女人都漂亮。他的外貌我挑不出一点瑕疵来,这无关我们的审美差距。
在温暖的阳光下面对这么一张漂亮的笑脸简直能抚平人心里所有的不快。
我说过了,在以前,我算是一个纨绔子弟,在与人交往上我从来没有费过什么心思,现如今我居然不知道该怎么和一个陌生人搭话,何况对方还是一个与我们都不同的中/国人,于是我打算观察他,看看这个难得一见的美人是否宽容到可以接受我的臭脾气。
事实上他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每一次送信都会带着幸福的笑容,没错,就是幸福,他的脸颊带着健康的红润,琥珀色的双眼明亮又有神,每一次都带着阳光把他的快乐砸到我的脸上,让我心动不已。
我仔细的观察他的一举一动,像个变态一样的,甚至会恰好点跑到阳台上看着他骑着单车,悠悠闲闲的接近我的房子,敲响我的门。
一开始我以为他是一个女孩,因为身高的问题我很容易就能把他的全身都浏览一遍。纤细的身材,几近瓷白的皮肤,他将中/国的纤美演绎的淋漓尽致。可是当我偶尔去这里的超市补充一些生活必用品时,却无意的听到了他和这里居民的谈话,他居然是个男孩!而且已经28岁了,比我还要大出整整一岁。
上帝啊,他一定是被你深深宠爱着的。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我对他的遐想,站在阳台上的我很容易就能看到他,透过半透明的窗帘,那小小的影子吸走了我所有的目光。
“上午好,小耀,你真是准时~”我打开门,不出意料的看到了他明媚的笑脸,和递过来的一封信。“嘿,伊万,你今天看起来心情不错,发生了什么好事吗?”他和我对视了没一会儿,就把眼睛垂下去了。老天,他长长的睫毛扫过,就好像扫在我的心头一样。
“小耀你也许很期待,但是万尼亚除了比昨天多喝了一杯酒以外基本什么都没有发生哦~”
“不是我说你,你喝酒太多了吧,伊万,虽然对于你们俄/罗/斯人来说那点分量算不上什么,但是你也得考虑自己的身体啊。告诉我你今早吃了些什么?”
“伏特加哦~”
“老天!你居然把酒当成饭来喝!”
自从两周前在那家快餐店聊过之后,我们变得熟络起来,他比我想的还要温柔,还要可爱,而且出乎意料的是,他居然关注到我的糟糕的饮食,对于他这样老妈子属性的美人,我当然是要借机赖上去。
“可是万尼亚并不会做饭啊,泡面有些吃腻了呢……”我直愣愣的盯着他,把脸颊鼓起来表示自己的委屈,很快这个小家伙儿就会缴械投降啦~
“啊……真是受不了你,我今天的事情已经忙完了,不介意的话到我家里去怎么样?我请你吃午饭。”
就是这样,利用他的小同情心我已经蹭了好几顿饭,他的手艺非常好,家人也很友善,但是最重要的是,我可是把他从小到大生活着的地方看了个一清二楚。
那些可爱的熊猫玩具和毛茸茸的抱枕摆了一房间,和他精心打理的书架和茶柜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几次下来我得出了一个结论:
王耀是我见过的最可爱的人。
于是乎我开始盘算着如何把这只可爱的小熊猫留在自己的身边,既然他是如此的关心我,那我就干脆一点一点占据他的生活好了,慢慢的让这个喜欢规律的人离不开我。
“前几次都去小耀家里啦~实在不太想去打扰了,你弟弟每次都死盯着我看呢,这次小耀在我家做饭吧~”
“诶?这样方便吗……”
“没问题啦,万尼亚很喜欢有客人来呢~”
“好吧……”
成功~∧L∧⭐
小耀他最受不了可爱的东西啦,只要撒撒娇就能让他答应很多事情。
我把他领到家里,为了这一刻我提前打扫了这个空旷的房子,也算是看得过去了。
“伊万!你的冰箱里除了速食食品就是伏特加啊!你是想把自己的胃搞坏掉吗?”看他气冲冲的样子可真可爱,我忍不住伸手捏了捏他软软的脸颊,趁着小家伙儿没反应过来,顺手把他揽到了怀里。
“那我们一起去采购吧。”
不出所料的,他脸红着推开了我,有些不高兴,不过这也是中/国人的矜持嘛~我可以慢慢来~
两个人对于那辆小小的单车来说实在有些恐怖,尤其是我。“伊万你就像一头北极熊!瞧你的大块头,上来的话我的车子就要报销啦!”王耀抬着头抱怨的样子真可爱,我笑咪咪的把他从车上拉下来:“超市不远的啦,小耀和我一起走过去嘛。”
我的要求从来不会被拒绝,这个漂亮的中国人心肠软的吓人,撒娇也好,装失落也好都是有效的招数,也可能是因为他上有父母,下有弟妹,一直照顾人的缘故,这样对待我,可能就是把我当弟弟来看待了吧。
不过这也是暂时的,我一定会让他觉得我与众不同。
“伊万,你有喜欢吃的菜吗,前几次你去我家都是吃现成的呢。”一直背对着我挑菜的王耀突然问了我一句,这还真是问到我了。“万尼亚来中国的时间不是很长呢,中餐吃的还不是很多呢,小耀推荐给我吧,只要有伏特加我什么都可以吃~”
“是不是你们外国人都这样,把那种垃圾饮食当燃料啊?”他颇有些无奈的语气让我皱了皱眉。
在这个小地方,外国人能有几个?
说实话的我还真是想不到传统的王耀会和一个美国佬关系那么好,那个金毛鬼从头到尾都散发着令人讨厌的气味,可偏偏这个中国美人和他关系很好的样子。惊讶之余,我感到了紧迫感,就好像每一次竞争中都会遇到的那种感觉。
干脆用水管把他的脑袋打碎好了。
“别把那只黄毛狗和万尼亚相提并论哦,伏特加的滋味比蓝蓝路好不知道多少倍呢。”拍了拍王耀的肩膀,我示意他接着买菜,可是说曹操曹操到,当一头显眼的黄毛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是真恨不得把超市里的水管拆下来。
“死毛子又在说hero的坏话!”阿尔弗雷德从超市门口一路跑过来,吵闹的样子想忽略都不行。“耀!你怎么和这家伙在一块儿?”他一脸的不爽,我估计是他的脑袋还记得我的拳头的滋味。“死佬,跑到这里来是特意找打的吗?”我搓了搓自己的手,真想就这么一拳头打扁那张讨厌的脸。
“你们两个,又来了!”王耀介入了,这个中国人似乎并不喜欢看着我们两个打架,虽然这似乎和他本身关系不大。“耀!今天去我的店里吧!我研发了一种新口味憨八嘎!”“你自己去吃就可以了哦,小耀已经决定到我家去给我做饭了,憨八嘎笨蛋!”
“你这家伙!肯定是胁迫耀这么做的!”
“你的脑袋需要鲜血来装饰呢~美/国佬,需要帮忙吗?kurokurokuro……”
“哎呀!你们两个干嘛这样争锋相对呢?年轻人火气太大可不好哦!”王耀推着购物车叹着气,“阿尔,今晚我会过去尝尝你的新口味的,希望你别在做出像上次那样的芥末草莓鲜虾味了。现在我得去伊万家里,这家伙再不吃点像样的食物,那些酒精会让他胃穿孔的。”
我的小耀,这段话听到耳朵里,比喝了格瓦斯更甜美。
我干脆趁热打铁,揽着小耀的肩膀,瞥了一眼那个憨八嘎笨蛋,扭头就走。小耀也没说什么,冲着他招了招手笑了笑,毕竟他们的友谊比我来的要长远,即使小耀现在会先考虑他一点,但是绝对不可能为了我和他决裂。
但其实就现在而言,他为了那个美/国佬和我决裂才是有可能的。
看着那个纤细的背影在厨房里忙碌,我托着下巴有些不愉快。尽管我是保守屈辱才来到这里,但是神赐予了我补偿,这个漂亮的有趣的小家伙就是一份大礼,即使是从家人那里也很少感受到的别样的体贴让我感到心脏里填的满满的——在俄/罗/斯可没人能阻止,也没人敢阻止我喝伏特加。
“想什么呢?”一根筷子轻轻的打在我的脑门上,让我回过神来,不出所料的,桌子上已经摆满了食物,色香味俱全,即使不太会使用筷子的我,也忍不住准备拿起那两根棍子大战一场。
我已经很久没有像这样过着平静美好的生活了,就算只是暂时的,也让我好好享受一下吧。
“小耀,你一直在这里当邮递员吗?”我抿了一口牛奶,心里有些悲伤我被没收了的伏特加。“是的。”他收走了餐盘,我在享有了一顿美好的午饭后,心安理得的坐在桌前看着他忙碌,围着围裙的王耀就像是一个家庭主妇一样,阳光照耀到他的身上,在那晶莹白皙的皮肤上渲染了一层暖意。
“我高中毕业后一直在这里当邮递员。”擦了擦手,他做到了我的面前,“以后也会一直待在这里做邮递员。”
以后……也一直吗?看样子,阿尔弗雷德那个笨蛋想带着他去旅行的计划要泡汤了,谁都知道邮递员几乎是没有大块的休假的。
只是我,也有些失落。
“那小耀想到其他国家去走走吗?”我笑着,把他递给我的牛奶推了过去,“我觉得你会更需要这个呢~”
不出所料的被白了一眼,王耀没有拒绝这杯已经被我喝了一半的牛奶。“还没有想去的地方呢,阿尔一直说想带我去旅行,但说老实话我对他推荐给我的地方不是很感兴趣。”顿了顿,他又填了一句“我不喜欢人太多的地方。”
“那要不要听我来形容一下我的故乡呢?”我看着他,看着他的眼睛,琥珀色的宝石含着水露,温柔和温暖的光采让人不忍心挪开视线。
“你说吧,我听听看好了,说不定你会有机会把我从这个小地方劝出去哦。”
我笑着,两个人聊了一个下午,实际上是我一直在说,王耀听着,不是的发表一下看法。他一直都在笑着,暖烘烘的笑容不管什么时候看都是那么舒服。
王耀这个人就是这样的,温暖的不可思议,他平静,温和,爱照顾人,再加上那副完美的身体,我真的想把他留在身边,会俄/罗/斯的时候也要带着他,夏天一起到贝加尔湖去钓鱼,冬天就窝在莫斯科的家中,拥抱在一起享受炉火的温暖。
如果真的可以这样,那这一生即使碌碌无为想必也是幸福甜蜜的。
之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一举一动都让我注意,我也开始在除了他给我送信的时间里去找他,去进入他的生活,当然少不了和阿尔那个傻瓜的碰面,只不过如果是在小耀身边的话,打碎那混蛋的眼睛也是一件无比快乐的事情。
信里的内容已经没有办法在吸引我的注意,莫斯科的窘困被他的笑容治愈的一丝不留,恐怕是北冰洋的海水,都会在这样的人面前变得温和,哪怕是西伯利亚的冻土都会被融化。
“呐!伊万!你这个星期的信到了哦!”
“啊!小耀~”

我以为我会这样喜欢你的笑容,只是在拿出那封信的那一刻,我感觉,我的心都要融化了。


“真是个……小笨蛋……”

+♥+:;;;:+♥+:;;;:+♥+:;;;:+♥+:;;;:+♥+:;;;:+♥+:;;;:+♥+:;;;:
嘛,总之北极熊是动心了,我才不会那么简单就让他把少主带走呢~

评论
热度(1)

nine_默默看着

爱生活爱搞基,让我们快乐的期盼一个美好的真爱世界吧~~

© nine_默默看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