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ne_默默看着

自私者 2

狗崽  叉琴

后期会有各种cp的渣文

ooc有,慎

没啥文化的一篇文

内有河童×鲤鱼精BG

——————————————————————————————


 即使被骂作人渣,妖狐也还是不能忘记自己作为学生的本分,今天有一门课要结业,他所在的小组决定让长得好看嘴巴又甜的妖狐上台去做结业答辩。

这门课的讲师是一个年逾四十的女人,每次上课都巴不得整个人都守在妖狐跟前。毕竟学金融管理的,女生还是居多,像男生,尤其是这么美的男生,可以说是全系的瑰宝。

考核结束,妖狐那一组毫无意外的拿了第一名,同组的鲤鱼精开心的找到收拾东西准备回去的妖狐,找他去庆祝一下。

“好不容易离开了老太婆的课,我们准备去庆祝一下,就学校外面那家,怎么样?”鲤鱼精是个漂亮可爱的女孩子,也很聪明,但是缺根筋,心思单纯得很,以前妖狐还打过她的主意,但是人家那时候就已经有男朋友了。

“提前说好,我们组都会去的,所以你最好也一块去啊。”正这么想着,鲤鱼精的男朋友就从后面探出头来。“去呀,当然去呀,不过不能嗨太晚,明天还有课不是吗?”妖狐笑着,到现在了,河童对他还是充满敌意。

“那感情是好,我现在就先回去收拾一下,晚上就在门口碰头吧。”

漂亮姑娘小腰一扭就挽着自己男朋友的胳膊走了,妖狐笑了笑,收拾东西离开。

恋爱真是好啊,妖狐想起鲤鱼精那甜美的笑容,自己一接近就开始紧张兮兮的河童,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深。

多么,美好的爱情,对于他们来说,彼此就是独一无二的命定之人了吧,只要分开,就会止不住的想念,只要在一起,心里就会塞满蜜糖般甜蜜;对方开心,自己就会欢笑,对方痛苦,自己就会流泪。听起来真是不自由,连情绪都会由彼此左右,还那么的在所不辞。

站在衣柜前,妖狐捡出一件小马甲,自己今天穿了竖条衬衣,不需要换了,再配一条小西裤就可以了吧。

妖琴师说过,自己不懂得爱,亦或者懂得,但是不会爱。

真的是这样吗?

这世上有一个人值得自己去牵挂,哪怕是一秒也愿意翻山越岭去见面,为了一个拥抱,一个吻,一个美妙甜蜜的夜晚,让心中的感情全部蒸腾出来,迷乱两个人的眼睛,忘掉昨日的不幸,忘掉未来的坎坷,就为了让肉体,让灵魂结合在一起。

爱情多么美好啊。

但是我,并不想要。

走进酒吧的时候,一派纸乱金迷的气浪就毫不留情的拍在他的脸上,男男女女在昏暗的灯光下扭动着身躯,配合着dj的节奏让目光放空,让理智破碎,在气氛正好的时候,再去寻找一段最浪漫的一夜情,发泄也好享受也好,就今晚让黑夜抹去白天的疲惫。

看,这样不也很好吗?这样才适合小生。

那种高贵的情感,那种黑夜的加百利,怎么会适合我呢?

“你迟到了!”河童走了过来,他正在找鲤鱼精,这里人太多,他们小两口刚来不久就走散了。他脸色有点焦急,毕竟那个缺根筋的孩子,在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很容易出事。

“你看到鲤鱼精了吗?”“她男朋友不是你吗?为何来问小生?”妖狐嗤笑着,扭头走了,没有去在乎河童铁青的脸色。

要爱,就好好负责啊。

他一出场,就引起了众多男男女女的注意,马上就有身材火辣的女人端着酒贴了上来:“嘿,小哥,有兴趣一起喝一杯吗?”这姑娘大方得很,那对丰满的雪峰直往他手臂上蹭。

“啊啊,当然,可爱的小姐,小生很愿意陪伴如此美丽的你,只不过现在小生要先去找我的朋友,你知道吗,那个死木脑袋到这种地方最容易惹麻烦了。”妖狐笑着,贴到了那姑娘的脸跟前,好像要接吻一样。他嘴角翘起,双眼微眯,声线细腻又缥缈,声音像蛇一样缠在那小姐耳朵旁边,温热的气息回荡在两人的脸只见,四目相对,仿佛这世上只剩彼此。

“小生可不能,在陪命定之人的时候,用心不专。”

那姑娘脸马上就红了,周围的人顿时炸了起来,女人们嫉妒她能和妖狐如此贴近的交流,男人们开始上下打量这个妖媚的男子。

就在气氛正上头,马上就要有人大喊“来一个”的时候,妖狐拉开了和这女人的距离,不动声色的摆脱了她的牵扯,带着笑容离开了这个小小的包围圈,向吧台走了过去。

把众人的尖叫甩在身后,妖狐坐到了吧台上,手指在木质台子上敲了敲:“马丁尼,谢谢。”

“所以在你眼里我就是一个会惹麻烦的死木脑袋是吗?”坐在他旁边的人开始表示自己的不满。“你听到了啊,小生自认为已经把声音压倒最低了啊~”

妖琴师怒极反笑:“我可不认为你说那么大声就只是为了哄哄那个傻女人而已,你真是一时不惹我,就觉得心里痒痒吗?”

“才不会呢,小生怎么舍得你生气?”妖狐笑着,脸色在灯光衬托下更加苍白,也就眼角那一抹红色,配合着金色的双眸,让他有了点生气。

“还轮不上你来舍不得,妖狐。”

一个浑厚的声音出现在身后,不用转头就知道是谁,妖狐翻了个白眼,心里想着又要好好体会一下那该死的爱情了。

一个穿着坦荡的男人坐到了他的旁边,狠狠地隔断了他和妖琴师,高大的身体把那个银发的美人挡了个严严实实,就是不让妖狐再有机会勾搭人家的人。

“不是小生说你,那都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小生现在和妖琴师之间只有纯洁真挚的友情,你至于防小生像防贼一样的吗?”妖狐喝着酒,挑着眉毛,这一个动作就勾的调酒师动作都乱了几拍。

“防你像防贼?那你可就低估你自己了,我可是把你当怪物来防的。”那男人没有看妖狐,整张脸都扭过去冲着自己的爱人。“哼,这句话我再同意不过。”妖琴师干掉了自己杯中的酒,就马上被那男人捏着下巴,强行把脸扭过去接吻。

唇瓣紧紧的贴合,研磨着,火红的舌头穿过唇隙,纠缠在一起,来不及咽下去的酒流了下来,顺着漂亮的下巴滴在了两个人紧贴的胸膛上,尽管酒吧内音乐声震天,那种彼此索求的啧啧声还是十分清晰的传到了妖狐的耳朵里,勾起了心里那一点点热意,在酒精作用下开始沸腾。

等妖琴师把他的男人推开,那张一向禁欲的小脸红彤彤的说不出的诱惑。

“你够了……夜叉……”他有点生气了,虽然并不介意这种事,而且还是在这种地方,但碍不过妖琴师脸皮子薄,在旁人面前毫无芥蒂的亲热,自己要是不好好发回火,就依夜叉这个性格,下次估计会拉着他在这里直接动真格干起来。

“嘿,谁让你天天那么忙,我可是想你想的紧啊。”夜叉叹了口气,倾身抱着妖琴师,他的爱人,用妖狐的话来说,就是他的命定之人。

“真是辣眼睛。”一个人干喝酒的妖狐有些不满的提示自己旁边那一对死基佬,这里还有个人哪,还是一个,绝对的欲望结合体。“你这混蛋,你敢说你今晚就只是来喝酒的吗?”夜叉松开了妖琴师,毫不客气的回击。

“你们两个也就在对付我这一点上无比默契。”“那你可不知道,我们在床上比这个要默契的多呢~”“闭嘴!”

到底是脸皮薄的人,妖琴师及时的打断了这两个混蛋的对话,眼神一瞟,他就看到了一个熟人。

“妖狐,你看那边,不是你当初追过的小姑娘吗?”心里烦闷的妖狐一听见妖琴师的话,就猜到是怎么回事了,他漫不经心的一瞥,就看见被一群不怀好意的男人包围的鲤鱼精。

原来是在那个角落里啊,想必那鲤鱼精和河童也不常来酒吧里,不知道那个地方也难怪,不过看这样子,要是河童再不过去,估计这鲤鱼精是别想完整的回去了。

所以说了,爱,就好好的负起责任啊。

不过,那好歹也是小生当初满心满意追求的命定之人,你们这群只会用下半身思考问题的猪猡,也配触碰她吗?

妖狐现在心情有些不好,受到了刺激的他现在整个人气场都不一样了,和妖琴师两口子打了招呼就往过去走。

妖琴师看着妖狐走过去的背影,叹了一口气。

“明明比谁都有资本,却非要把那些都舍弃掉。”

“你认为,是他舍弃掉了吗?我到不见得。”夜叉搂着他,一副大爷样子倚在吧台上。

“他就是个胆小鬼而已,胆小鬼,外加人渣。”

“呵……”妖琴师笑了出来,这是他今晚第一个笑容。“到底还是人渣。”

“别说他了,今晚去我那里怎么样?”思念,跨越了几天几夜的距离堆积在两人之间。

“你那里乱的像是给人住的地方吗?”嫌弃,但是眼角全是笑意。

“那怎么办?到外面开房吗我的大少爷?”亲吻,嘴唇相触的感觉欲罢不能。

“到我那里去,我把一切都准备好了,现在就缺一个你。”拥抱,贴紧,哪怕一点点缝隙都会让人感到遥远。

这就是爱情。

 

“喝吧喝吧,这是这里最好的酒,相信哥哥们,你少来这种地方,多来几次就会熟了嘛~”“哎呀,来这里不就是为了减压吗?还有什么比喝酒更能减压的吗?”“就当是放松嘛,只是一杯也不算什么~”

就是这一杯一杯,小姑娘被灌得头晕眼花,迷蒙的大眼眨巴眨巴,连眼前人是谁都认不出来。

包围着这个迷路的小精灵的男人女人们,不怀好意的笑着,对这块丰美的肥肉垂涎不止,就等着那一刻,那理智飞离肉体的一刻。

“哎呀,你们说的可真是不错,毕竟是为了减压嘛,可是能不能让小生可爱的妹妹去休息一下呢,毕竟那孩子是真的不会喝酒的嘛。”妖狐的双眼中印出了这些男人的丑态,他笑着,端着半杯酒,只是站在那里,人群就不由自主的为他分开了一条道路,让鲤鱼精那不堪入目的样子直接闯入他的视野。

真是美啊,真不愧是小生看上的人,可惜,小生可不会做这种龌龊的事。

“你妹妹?”一个男人表示疑问,只不过这个男人绝美的面容让他产生了迟疑。“当然,就由小生代替我的妹妹来陪你们喝怎么样,毕竟小生也是想好好的减减压呢。”

喝吧喝吧,用醉酒让自己忘掉一切。

妖狐给河童打了电话,在那个小矮子感激的眼神中端着酒回到了人群之中。他的到来让这个小小的圈子开始变大,不停有各色男女加入灌酒阵营。他笑着,用甜腻的嗓音,用醉人的话语,用一杯又一杯入肚的酒精来回报一批又一批涌上来的热情男女。

喝醉吧,忘掉吧,忘掉那一对对看向彼此的眼神,忘掉他们对彼此才会吐露的真情言语,忘掉站在一边的落魄的自己,忘掉那如同尖刀一样让人害怕的爱情。

让小生忘掉,那些因为这该死的爱情而痛苦的人,那些因为这些痛苦之人而痛苦的岁月。

让小生忘掉,和她在那张床上翻滚的喜悦,忘掉那一晚,爱情报复在自己头上时的失落。

只要有肉体就好,听听周围人对我的歌颂,他们喜爱我的脸,我的外表,我的声音,我的气息。他们喜爱我会给予他们的那可以预见的美好夜晚,而小生也喜爱,沉溺在那片肉欲的海洋里,快活一夜,然后潇洒离开。

妖狐他,从来都不缺少炮友,优质的低俗的,他今晚心情不好,急需发泄,渴望的心情混合由酒精点燃的热情让他脑子有点蒙,双手不听指挥的接过一杯又一杯烈酒,然后将它灌下肚,男男女女看着他红润的双颊简直要流下口水,期待着他理智崩断,挑选对象的那一刻。

突然间,一只手出现了,抓住了妖狐灌酒的动作,周围的人都静了下来,他们看着这个突然降临的男人,如同天神一样,明明面无表情却让人移不开眼。

妖狐抬起头,眯着眼看清了来人的脸。

“你怎么会在这里?”他笑了,柔软的身体贴了上去。

真是来的正好。

大天狗看着这个男人金色的双眸好像化成了一摊金水,在暧昧不清的灯光中,将主人的欲望和热情,以及更深处的感情全部诚实的表现出来。

“是啊,来的正好……”

然后,这个男人毫不犹豫的把人扛了起来,二话不说就往外走,四周的人开始表示自己的不满,甚至有人站出来要拦住他。

这时候夜叉站了出来,大概也是想不能放着那个混蛋不管,毕竟也得看自家宝贝的面子。顺利离开那家酒吧之后,大天狗把妖狐扔到副驾驶位,系好安全带就发动了汽车。

妖狐还醒着,他甚至开始主动伸手在大天狗身上点火。“你怎么会在这里,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手,在被西装裤紧紧包裹的大腿上来回滑动,不轻不重的点着,并且一点点向上移动。

“闭嘴。”大天狗面不改色,但是车速明显上升了。

“那我换个问题……我们要去哪?”纤长的手指探入两腿的中间,隔着西裤戳弄着那已经兴奋的顶点,动作轻的就像羽毛,有一下没一下的骚着大天狗的心口。

“……我叫你闭嘴。”男人努力的隐忍,前方没完没了的路显得那么长,焦灼的心情直白的表现在他紧握在方向盘上的爆着青筋的手上。

“哈……哈……什么都,不肯告诉我嘛?”轻轻的把拉链拉下来,只是一支手指伸了进去,那块结实火热的肌肉,在触碰中跳动着情爱的热量。

点这里


评论

nine_默默看着

爱生活爱搞基,让我们快乐的期盼一个美好的真爱世界吧~~

© nine_默默看着 | Powered by LOFTER